郭红解

岁月留痕
发布时间:2015-03-06    文章分类:人生留档   

似水流年,档案留痕。一个收据、一份请柬、一本笔记本、一张入场券,都会牵出一段往事,引发许多感慨。

这本公私合营上海文化纸品厂出品的红色漆布包面的笔记本,扉页上留有我在1965年引录的伟人诗句:“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转眼,半个世纪过去了。笔记本“收藏”了我初中时代的生活,“原汁原味”留下了我向着青春进发时写下的散文、诗歌,甚至还有一篇7千字的小说。习作虽说留有那个年代的印记,但在热血喷涌中还是有情趣盎然的一面,从标题中就可见一斑:《红梅赞》、《上海晨歌》、《外滩之夜》、《下乡散记》、《校运会花絮》、《青春的火花》、《致我亲爱的初中伙伴》……

上海铁路局代用票、杭州长征旅馆住宿收据、楼外楼菜馆点菜单,见证了我与杭州首度结缘的过程。杭州,自小就是心目中一个美丽而飘逸的境界。虽说离上海很近,但那年月交通、住宿等诸多不便,想去杭州却一直迈不出步。1977年“五一”节前,好不容易搞到了两张430日午夜从上海北站到杭州的火车硬座票,我与同事顾君筹划已久的杭城之旅终于启程了,投宿问题托付给了顾君在杭州的亲戚。51日清晨出了车站,就去孩儿巷顾君亲戚家。他亲戚已为我们作了两手准备:儿子一早就出去联系,万一不成,就住他们家,已为我们搭好铺位。这让我们很不好意思。过一会,儿子带来了好消息,带我们去武林门的长征旅馆,住进了统铺间,总算有了安身之所。于是有了这张长征旅馆的住宿收据:22天,共计32角。52游西湖,中午时分来到孤山脚下,鼓足勇气走进了名气很大的楼外楼菜馆,点了一盆西湖醋鱼和一个汤,再加4两饭,767分,留下了这张点菜单。那时旅游走一步看一步,旅程要结束了,返沪的车票还没着落。53日傍晚,想法请人代买了两张送客的月台票,硬着头皮上了去上海的列车。车刚开,就去向列车长“自首”申请补票。列车长念我们第二天一早要赶去上班,就给我们开了这张代用票:自杭州站到上海站,全程189公里,硬座2人,合计8元,并盖上列车长的章。以后杭州不知去了多少回,但这第一次印象最深。

一张乡村剧场入场券,让我回到那个在皖东度过的充满乡情的春节。1982年春节期间,我们一行3人到安徽天长县郑集公社开展科学种田和农村文化中心的社会调查。公社领导对我们这些来自上海的大学生非常热情,白天给我们介绍情况,陪我们走访农户、参观文化设施;晚上邀请我们看戏,是公社扬剧团演的《打金枝》《恭喜发财》。演出结束,公社领导上台祝贺时,竟把我们3个学生也请上台,和演员握手,向观众致意,让我们个个受宠若惊、满脸通红。郑集剧场入场券上观众须知注明:场内吸烟、跨越椅子各罚5角,一公尺以下儿童谢绝入场。这在当时的农村剧场是很难得的。如今,郑集镇荣获了安徽省文化产业集群专业镇的称号,文化产业已成为全镇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柱。

那份简朴的红纸请柬,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发的。请柬上印着:为庆祝“五四”青年节,请于一九八四年五月四日下午一时半至五时半参观中南海毛主席故居并游览静谷和瀛台(凭柬进南长街81号)。那年“五四”节前,我和市档案局的同事老郑一同出差去北京。那天晚上,老郑在中央办公厅工作的亲戚特地来到国家档案局位于地下室的招待所看望我们,并给我们送来了两张参观毛主席故居的请柬,使我有幸走进中南海,走近菊香书屋。印象最深的是毛主席的床,宽大的木板床上,靠窗户的一侧堆放着层层叠叠的书籍,很多书翻开着,可见书上的圈圈点点,或是批注手迹。

我珍藏的这类个人档案还有不少,比如《上海市1978年高校招生文化考试准考证》。近期,市档案局主办的《上海档案》杂志正在举办“岁月留痕·档案见证”征文活动,以档案来讲述个人的成长、家庭生活的变化和城市的变迁、社会的发展。晒晒自己的档案,说出背后的故事,不仅是怀旧,也是对美好愿景的期盼。

 (郭红解)



2008 ?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有